students言語少數族裔學生和語言及教育:議題及挑戰

回歸後的教育制度

回歸過後,香港的教育政策歷經多番重大改革。整體而言,政府的目的是為了推動香港成為一個兩文三語的地區(兩文:中文和英語;三語:廣東話、普通話及英語)。九七回歸之前,學校有自主權去選擇授課的語言。雖然英文中學大部分學校仍然會採取中英夾雜的模式。然而,從政策方面而言,九七回歸後以母語(即廣東話)為教學語言對學生來說是更能提升學習成效。

為了保持英語授課,學校必須證明他們的學生在學術上足夠強大,能夠從英語教學中受益。約四分之一香港學校被判定為滿足這一標準,其餘的必須用廣東話教書。結果,一般大眾普遍認為英文學校比中文學校的學生更為優秀,就讀英文中學較能幫助學生入讀本地大學。然而,由於這些學校都會選擇最優秀的學生導致,因此入讀本港英文中學的競爭非常激烈,而中文學校的聲譽亦因而受到影響。此外,香港的公立和政府資助學校一般都會根據學生的公開試成績而被劃分成不同等級,大部分英文中學均屬第一組別(最好),而中文中學普遍均屬第二及第三組別。

政府學校,顧名思議,是完全由香港政府營運和資助的。而津貼學校雖然由政府資助,不過通常由宗教團體或慈善組織所營運。接受直接資助計劃的學校無論在課程設計或是學費收取方面都比津貼學校擁有更大的自主權。另外也有不接受政府資助的私立學校,他們一般會被歸類為“本地”私立學校或國際學校,而且這些學校一般都會以英語授課,教學質素和費用也相應較高。此外,也有一些以英語教學的“指定學校,他們通常招收父母皆為勞動階層的小數族裔學生。縱使他們一般以英語授課並接受政府的全額資助,普羅大眾普遍認為這些“指定學校”有別於傳統主流英文中學,而且認受程度和聲譽也不及英文中學。

直至2013-2014學年,教育局正式停止標籤這些學校為所謂的“指定”學校,不過這些學校並沒有自我取消這些標籤。教育局也為錄取十個或上非華族裔學生的學校提供額外的資助,而最高的批核金額高達六十萬港幣。較低組別的中文學校面對收生不足和可能被殺校的危機和問題同時,也開始積極開辦與“指定學校”相類似的“國際部”,以英語授課。

 

香港的少數族裔學生

現時小數族裔人數佔全港總人口的6%。而截至2011年,當中比例最大的是印尼籍(164,260人)和菲律賓籍(153,060人),緊隨其後的有來自美國、泰國、印度、加拿大、尼珀爾和巴基斯坦等地的人士。由於大部分印尼籍和菲律賓籍人士在港均從事家庭傭工,而且香港法律並不容許她們攜同子女來港定居及團聚,因此在現時教育制度下印尼籍及菲律賓籍貫人士所佔的比例其實並不高。

 

然而,這些數字並不足以反映本港小數民族的複雜性和多元化。雖然南亞裔人士近年不斷移居香港,但來自巴基斯坦、尼珀爾和印度等地的移民自1840年代已經開始紮根於此。不少南亞裔學生其實都生於這個小小的城市,而且部分家庭的上幾代已經紮根香港。時至今日,不少家庭都會改以英語或廣東話作為家庭成員之間溝通的語言,甚至取代上幾代使用的烏爾都語、尼珀爾語、旁遮普語、印度語或信德語。

 

教育制度下的小數族裔

香港大部分的小數族裔學生都就讀於指定學校或是任何一間組別較低的政府中文學校。有輿論指出在中文學校就讀的學生一般都只可以選擇“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或是自我尋找語言學習的支援和幫助,而且學校老師一般都沒有擁有教授小數族裔學生的經驗。縱使學校有心去提供小數族裔學生們學習中文作為他們的第二語言,他們仍然面對資金和資源匱乏的問題。由於不少學校都要依賴這些教學資源和配套,甚至要自家編寫適當的教材,導致學生們在轉校時要面對學習資源和課程不相連的問題。

這個把學生分配到指定學校的制度除了是一種分離政策,也是阻止小數族裔人士融入華人圈子的一種手段。許多就讀這些指定學校的學生和他們的家人都仍然覺得要與廣東話使用者溝通是非常艱難,更不要說要學好廣東話以助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有出人頭地的機會。與此同時,就讀中文學校‘國際部’的小數族裔學生一般都被安排由個別的老師教授中文科、甚至就算與其他本地學生在同一間學校上學,他們上中文科時也可能被安排到隔壁或是不同的教學地點上課。

持續進修及接受專上教育

對於小數族裔學生而言,獲得專上教育的機會實在微乎其微。由2012年始,所有本地主流學校的學生都均需參加公開考試-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KDSE,又稱文憑試,前身為香港中學會考“HKCEE“)。不過於2008年,這項措施遭到修改,小數族裔學生可以其他外國語言或參加程度較淺的GCSE中文科考試以代替文憑試中文科。但是,這項修訂只適用於從未於本港接受過任何教育或接受非以中文作為母語教學的學生。與此同時,這項政策也與大部分國際學校學生入大學時需具備一定程度的中文能力的要求明顯迥然不同。

 

再者,雖然學生能夠以其他外國語言替代中文,但並非所有學校都有足夠的資源和師資提供各種語言科目。下表展示了各程度有提供外國語言教學的學校數量:

 

然而,政府依然積極推動小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並融入主流課程。

幼稚園/學前教育 德語、韓語 1
  法語 2
日語 3
小學 法語 3
  西班牙語、韓語 1
日語 2
烏爾都語 6
尼泊爾語 4
印度語 5
中學 尼泊爾語 2
  日語 3
烏爾都語 3
印度語 1
西班牙語 2
德語 1
法語 14

 

現時計劃和措施

2014年1月,行政長官頒佈的施政報告提出以 “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發展綱領。此前,民間一直有團體要求政府推行類似的計畫,當中不少聲音表示小數族群面對社交問題的主因是他們欠缺廣東話的語言技巧。長久而來,廣東話一直被認為是決定個人成就成功和失敗的唯一主因。縱使推行以“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計畫暴露了現時政策的不足,政府除了把小數族群編派至以廣東話為母語的學校,政策上有機會塑造了小數族群中文能力的不良印象。這反映了小數族群學生“言語及文化上的缺失”。

 

再者,廣東話能力的挺升絕對能夠提升或改善屬勞動階層的少數族裔學生之社會經濟流動性和融合。我這項研究主要提出即使少數族裔學生擁有良好的廣東話能力並不代表他們會自覺更『融入』本地人的社群,甚至會有部份人覺得自己是外國人,而且不少少數族裔學生都被標籤或誤以為他們的廣東話水平能力不足。相反,語言似乎已成為一種用來合理化現時種族歧視的階級觀念的工具。在不考慮其他對少數族裔人士組成障礙的因素下,而僅僅只著重改善廣東話教育並非一直以來我們認為可行的解決方案。

 

此文由香港大學語言學系研究生Kara Fleming 所撰寫(Clarence Kan中文翻譯)。她的研究重點為香港教育制度下南亞裔學生的語言意識形態與身分。歡迎電郵至kfleming@hku.hk與她聯絡。

 

[1] Evans, S. (2000). Hong Kong’s new English language policy in education. World Englishes19, 185–204.

[2] Hong Kong Education Bureau. (2012). Direct Subsidy Scheme. http://www.edb.gov.hk/en/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direct-subsidy-scheme/index.html

[3] Hong Kong Education Bureau. (2013). Education support measures for non-Chinese speaking students.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ncs-students/about-ncs-students/Brief_NCS%20support%20measures_2013%2008_E.pdf

[4] Hong Kong Yearbook. (2012). Hong Kong: The facts. Hong Kong.

[5] Hong Kong Education Bureau. (2013). Education support measures for non-Chinese speaking students.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ncs-students/about-ncs-students/Brief_NCS%20support%20measures_2013%2008_E.pdf

[6] Based on information in 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placement-assistance/about-placement-assistance/information%20notes_ncs_oct%202012%20version.pdf

[7] Hong Kong Education Bureau (2012). Education for non-Chinese speaking children.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en/student-parents/placement-assistance/about-placement-assistance/information%20notes_ncs_oct%202012%20version.pdf

[8] Hong Kong Government Press Release. (2014). Policy address by the Chief Executive.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1/15/P201401150277.htm

[9] Gao, F. (2012). Teacher identity, teaching vision, and Chinese language education for South Asian students in Hong Kong.Teachers and Teaching: Theory and Practice18(1), 89–99.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