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_group_of_children_and_adults_at_night
A_group_of_children_and_adults_at_nightI 田圖片來源 http://digitalmedia.fws.gov/cdm/singleitem/collection/natdiglib/id/9933/rec/1
 
於2013/14學期二(2014年1月至5月),作為總整課程LCOM3001 Cultural dimensions of language and communication(語言及傳意課程,英文學院,香港大學)的一部分,末年級學生進行了一系列訪問,與來自佔絕大多數的香港廣東話社群和其他言語少數族裔的人士接觸,並探討了言語多樣性、語言轉變和滅絕等議題。以下是來自他們的聲音:

語言、文化、社群、和身份:

有時,我為著不能夠把客家話傳承予自己的孩子一事而耿耿於懷,我打從心底裏覺得兩代之間好像失去了連繫,我想如果他們都能夠講客家語,彼此之間應該會更親密。
[祖籍客家的香港女士,50歲,家庭主婦,講客家話及廣東話]

我有一些混血的朋友,可惜他們對自身的文化只是一知半解,甚至不能夠講他們父母的語言。不過由於他們就讀中文學校,他們因此而會懂得講廣東話。他們均抱怨對自己文化的認同感到困惑。
[尼泊爾裔女士,19歲,香港永久性居民,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一年級生,尼泊爾語及英語母語者,懂廣東話]

我父母親的廣東話很流利,所以有時當我們跟對方溝通時會自動轉為講廣東話。
[印度裔女士,23歲,香港出生,香港永久性居民,香港城市大學本科生,講流利英語、印地度語和廣東話]

…文化和傳統習俗的失去皆為言語少數族裔需要面對的挑戰…不少方言都蘊含豐富的傳統和習俗,當這些方言不再被下一代所使用,其中的習俗和傳統亦會隨之消失。因此,一種語言的衰亡亦敲響了其文化的喪鐘。
[祖籍客家的香港女性,50歲,家庭主婦,懂客家話及廣東話]

我為什麼要後悔[失去講潮州話的能力]?我從來都未有機會試用過。
[祖籍潮州的香港香港女士,50歲,廣東話母語者,略懂英語和潮州話]

 

香港本地對少數族裔所持的態度:

我從來沒有想過本地方言如客家話的中國人在香港會被視作言語少數族裔。
[香港女士,21歲,於香港大學主修心理學]

每當你聽見一個年輕華裔女生在講一些如客家話的方言或講廣東話時帶鄉音,你很自然地會以為她是來自中國大陸某些窮困和偏遠的村落。這些地區方言常常與較負面的形象扯上關係。
[香港女士,21歲,於香港大學主修心理學]

有時他們以為我不懂廣東話,因此跟朋輩溝通時會以「差妹」或者「印度妹」稱呼我。
[印度裔女士,23歲,香港出生,香港永久性居民,香港城市大學本科生,講流利英語、印地話和廣東話。]

[少數族裔]從不被視作為本地人,即使他們已經為第三代人。本地香港人根本不尊重他們的文化和語言。
[香港女士,會廣東話,童年時多半居住在加拿大,本地大學的本科生]

 

在香港面對的挑戰

少數族裔人士經常要在現時的教育制度下掙扎求存,特別是當中文還不能當作第二語言於課堂上教授。對於學習中文一事,我們永遠都處於弱勢,主要原因是中文並非我們的母語,因此我們在與其他本地華人競爭時更艱難。
[尼泊爾裔女士,19歲,香港永久性居民,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一年級學生,尼泊爾語和英語母語者,懂廣東話]

我感覺像被逼融入本地,接受主流學校的中文教學模式。想當年學校開課前的暑假我便回到香港,當時正準備升小學三年級。我的父母一直催谷我要盡快完成一年級和二年級的作業,務求要於極短時間内把我的中文水平提升至相應的程度。與此同時,每當我需要與其他學生合作時,總會有生字不懂得寫,又或者上中文堂時會對一些較複雜的概念和事情感到非常困惑,這些情況都使我成了班上奇怪的學生。
[美籍香港男士,八歲時回流香港,英語母語者,略懂廣東話,現時就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即使一些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人士如巴基斯坦裔和印度裔等,他們仍在努力學習廣東話。這顯示了除非這班處於低下階層的少數族裔人士能夠掌握流利廣東話和中文,他們仍然只能從事勞動性較高的工作和行業。
[一名於10年前已紮根香港的年約40的印度裔女士]

 

Linguisticminorities.HK網站上資料的來源:

[居住在香港的78歲潮州女士]表示她很高興有[這個網站]的存在。她哀嘆現今越來越少人懂得講潮州話,不過她慶幸仍然有人願意付出努力去保育潮州文化。

[居住在香港的50歲客家女士]十分欣賞LinguisticMinorities.HK。她很高興有一個關於香港的言語少數族裔的綜合性網站。她認為這個網站能夠為公眾提供更多有關香港不同語言族群的資訊,從而提高他們對這個議題的關注。

[祖籍潮州並且會講粵語的50歲香港女士]讚賞網站涵括了資料庫和學生課業的成果,並且認同網站有向大眾扼要地展示了香港的語言環境。此外,[她]亦認為這個議題值得探討,而且她建議應同時向不同世代推廣和宣傳以提高他們對這個議題的認識。正因年輕一代屬被動的文化接收者,從少數族裔語言或方言的角度而言,老一代如果對這個議題有更多不同想法,就應擔當一個更積極和主動的角色去推動多方面的維護和發展。 “事實上,你應該與年長的一輩分享這個議題……”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21歲巴基斯坦裔男士]認為LinguisticMinorities.HK能夠幫助他更了解和認識他的種族和身處香港的同類人。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20歲印度裔少女] 覺得香港只有極少網站提出過言語少數族裔的議題,因此[她]非常欣賞這個網頁有嘗試去提升社會對這群人士的關注和意識,並且表示LinguisticMinorities.HK是[她]所瀏覽的第一個與少數族裔相關的網站。

 

訪問皆由2013/14學年學期二LCOM3001課程的學生進行:Joey Au Wing Man、Rachel Chan Cheuk Lun、Sharon Chan Cheuk Yan、Michelle Chan Ka Hay、Chan Kin Sing、Elaine Chan Yi Ying、Beattie Cho、Fong Hui Yi、Fong Hui Ying、Irene Hau Chi Shan、Ruby Kan Cheuk Yan、Amy Kwok Yan Ying、Kwong Oi Yee、Mia Qi Qi、Chris Ma Ka Chun、Samson Wong Ki-Sum、Clio Wong Lai Hung、Queenie Wu Ki Yan及Lord Yeung。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